不是在深秋的季節裏懺悔,

帶著淒美的苦笑回頭一瞥虛無;

在詩園裏酩酊,卻不敢回顧來路,

可憐詩人呀,在心裏悲戚地瑟瑟著。

 

踏過迷惘的夢境,卻說摸索了窄門,

飄逸的詩冠成群著迷地獻媚著;

在詩園裏稱王,而藍天白雲是皇宮,

可憐的詩人呀,在心裏矛盾地掙扎著。

 

誰都不想失落於詩園的主流以外,

多少狂言激刺著初學者心靈;

朝向荒塜,有如進運耶路撒冷,

卻被正義的旗幟擊退,一敗塗地。

 

讓良知來維護詩園的朝氣和安寧,

讓自由意志來伸創作的慾望;

別因人為的約束,而扼殺了創作的生命,

別擔心詩園的荒蕪,荒山幽谷乃會長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異草奇花!

創作者介紹

文雨飛陽

lw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